研究生|壞學姐?

曾經聽過很多實驗室學長姐對學弟妹很苛刻的故事,因此,我一直都期許自己要是個「好學姐」。當個平易近人、善良體貼的好學姐其實並不難,直到遇到了一個跟我不對頻的學妹。

有一次,學妹突然把一疊紙拿給我,只跟我說「要影印」,沒有主詞、沒有來由的突然交代我要影印,讓專注於其他事情的我蠻生氣的,於是我很不客氣的回說:「是誰要印的?為什麼要印?」她才有點被嚇到的回我事情的來由。我雖不算友善,但我並不覺得自己的要求很不合理。如果學妹能多說一點,「這是老師要請妳幫忙影印的」或「學姊,這是要影印的」,我想我也不會這麼的兇。

其實這件事讓我蠻挫敗的,覺得自己就像那些故事裡的壞學姐們一樣對學弟妹很苛刻,但無論我反思了幾次,下次遇到同樣的事情時還是會忍不住生氣。

如果世界上每個東西都有他的優點和缺點,身為一個學姐當然也會有正評跟負評,但我實在不想拘泥於要做一個「好學姐」、「好人」,因為我發現有時候那個「好」是不論公理正義地犧牲自己,是對自己的「壞」。於是,我不想再追求一個「好學姐」的名聲,也不希望自己因為懼怕變成世俗所說的「壞學姐」而對別人不禮貌的行為忍氣吞聲。

學長姐與學弟妹之間的關係,與其他人與人的關係都一樣,合則來,不合則去。就像是遇到不合的同學我們不會強求做好朋友一樣,遇到不合的學弟妹,我也不應該強求自己做個「好學姐」,但還是應該秉持著良心對自己行為負責。

武志紅老師在巨嬰國一書裡提到:「心理健康常見的代價是:我不再是眾人口碑中的好人。」而這一次真的讓我領悟到做一個好人會是多麽的傷害自己,所以,下一次,我不想再執著於要當個好人,我要做一個真實的人。

IMG_0741 (1)

你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