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生|委屈

身為研究生,委屈在所難免。在這邊分享我第一次遭遇委屈的經歷。

那時我還是剛進實驗室兩三個禮拜的小碩一。
禮拜五早上九點應研究助理A要求去協助收fMRI實驗,小摟摟的我主要是協助帶領受試者從圖書館走到fMRI中心做實驗,再從fMRI中心走到實驗室報帳,大概要走1.5個校區那麼遠,然後要在大太陽底下走五遍。

對於愛惜白皮膚的我,根本如臨大敵。
對於前一晚剛結束meeting太開心以致於沒睡飽的我來說,根本是體力的極限。
不過我還是去了,從早上八點多走到下午十一點多,什麼事都無法做,就是一直走來走去。

十一點多回到實驗室,行政助理B請我幫全實驗訂中午便當,於是我一個一個問大家要吃什麼,跟大家拿錢,拿到便當還要一個一個分到大家的桌上。

十二點多,兼任助理C打電話過來,跟我說他下午一點有眼動實驗,但他可能會有點來不及,請我先去幫忙擺放眼動儀器。

一點多,終於忙完,去上Seminar,前一天睡太少,今天又勞動了一整天,所以幾乎是睡了整堂Seminar。

三點多,Seminar下課,想說要從實驗室偷溜回宿舍睡覺,畢竟現在做事也沒辦法太有效率。騎到宿舍之際,行政助理B打來說,老師請我去聽他大學部的課喔!

於是我又乖乖地騎了回去。

睜著眼,放空地撐完快兩個小時。

禮拜五下午五點的前五分鐘,老師要小組活動,請每個小組在便利貼上寫出熱水器的優點和缺點,我參與的這組大學生覺得很無聊,不太想理會老師,他們正在討論他們之後要做的事,以及準備等等要趕車。結果老師走到我們這組,笑著說「你們怎麼都沒做?」身為一個新手研究生,還是跳出來跟大家說,其實你們每個人隨便各寫一個優點和缺點然後貼在一起應付一下就好了呀~

他們聽了有道理就照做,並把便利貼寫好貼在一張桌子上。結果老師第二次來巡,用傲嬌的語氣說「要你們貼在牆上,你們怎麼貼在桌上?」然後離開。在老師離開之際,小組有個女學生忍不住學老師傲嬌的語氣說「要你們貼在牆上你們怎麼貼在桌上?」,我看到老師瞥到了。

後來,老師一臉臭臉站到講台。

身為新手研究生,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下課後我只能把大家所使用的便利貼收一收,桌椅排一排,全部都做完了以後還有兩組仍在討論,老師仍一臉臭臉站在講台上,我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於是我把便利貼收到老師那裡,並跟老師說我先走了喔(我今天真的很疲憊,而且禮拜五非本地人應該有先走的權力吧QQ)老師點點頭,我想說沒事。

結果下禮拜的某一天,我聽同實驗室的同學說,老師那天回去辦公室,就很生氣地跟研究助理B抱怨我「沒有掌控大學生的能力」、「下課居然比老師先走」!!!

這真的讓我覺得很委屈,身為一個新進研究生,到底要如何掌控已經在這裡兩三年的大學生?另外,老師那時候明明就點頭同意說我可以先走,為什麼回辦公室卻抱怨我比他先走?我難道禮拜五下午五點後不能有點自己的事先走嗎?

又更何況,那天一整天都在實驗室幫研究助理A收fMRI、幫行政助理B訂便當、還幫兼任助理C擺眼動儀器,老師卻一毛錢也不給我,我自認對實驗室盡心盡力,也不會跟老師計較那個錢(其他實驗室計劃沒那麼多,也不用每天來實驗室報到,但研究生都有錢拿)。

沒領半毛錢但還是盡心盡力幫實驗室做牛做馬,卻換得老師這樣在後面抱怨我,我真的覺得有理也說不清,而且真的………..很委屈。

你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