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生|委屈

身為研究生,委屈在所難免。在這邊分享我第一次遭遇委屈的經歷。那時我還是剛進實驗室兩三個禮拜的小碩一。禮拜五早上九點應研究助理A要求去協助收fMRI實驗,小摟摟的我主要是協助帶領受試者從圖書館走到fMRI中心做實驗,再從fMRI中心走到實驗室報帳,大概要走1.5個校區那麼遠,然後要在大太陽底下走五遍。

Continue Reading

研究生|更換指導教授之有理說不清

我在碩一上結束時換指導教授,其實那時候只是覺得老師喜怒無常很難親近,常常要忍受老師莫名的王子病,承擔很多無理的要求與情緒,讓我覺得很難受很喘不過氣,而且他總是要我們為實驗室做牛做馬,卻以訓練研究生之名一毛錢也不給,再加上看起來根本就沒有想讓我們兩年畢業的意思,於是興起了換指導教授的念頭。

Continue Reading

研究生|壞學姐?

曾經聽過很多實驗室學長姐對學弟妹很苛刻的故事,因此,我一直都期許自己要是個「好學姐」。當個平易近人、善良體貼的好學姐其實並不難,直到遇到了一個跟我不對頻的學妹。......武志紅老師在巨嬰國一書裡提到:「心理健康常見的代價是:我不再是眾人口碑中的好人。」所以,下一次,我要做一個真實的人。

Continue Reading